杯子

冰肌玉骨清无汗:花蕊夫人同人(一)


在剑锋掠过脖颈的那一刹那,原来喷涌而出的,还能不仅只是鲜血。


我,本为后蜀国君孟昶之爱妃。


屋内烛光悠悠,可却越发模糊了我眼中赵光义那冷峻的面庞。我挣扎着,拼尽最后一口力气,向着躺倒在我身旁不远处的那个人靠近,因为我还记得,我还记得那个人,他的怀抱曾经是那样的温暖有力。

我极力伸出的指尖终于碰上了他已经冰凉的手。

“噼啪”,蜡烛灯芯在烈火的燃烧中发出声响,四周静的出奇。

我累极了。

爬行这段不到一米的路程几尽耗光了我全身的气力。我再不愿抬头去看一眼赵光义,只轻轻的将头放在那个人的胸口。试图用我仅剩的体温去温暖那个早已灰心绝望的心脏。

哪怕只是能给他一点点的温度也好,我想。

四周静的出奇。我的意识也越发变的空灵。

却突然感觉似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是那样亲切。

我感觉我抬起了头。


“冰肌玉骨清无汗,水殿风来暗香满。

绣帘一点月窥人,倚枕钗横云鬓乱。

 起来琼户启无声,时见疏星渡河汉。

屈指西风几时来,只恐流年暗中换。”

是他吗?


那一晚,夜色清凉如水,月光皎洁如练。

摩诃池上的水晶宫内。

我慵懒的依靠在水晶宫阶前,任由宫内沉香袅袅萦绕身畔。我记得我的丈夫,也曾细细叮嘱过,这水晶宫内的沉香是最能抚人心智的了。以前不觉,现在对月独坐,方才领会这其中奥妙。

我轻笑,果然不愧为帝王家,他这,也太会享受了些。

他是后蜀国君孟昶。


我想,我也算是真正的爱过他的。

不为别的,在当时只因他是吟诗作画的一把好手,而且,更有着帝王之家少有的怜香惜玉之情。后宫女子虽多,但他亦从未亏待于我,依旧许我一生繁华。

我二人共同谈诗作画,论词赏花,花前月下,真真好不快活。

他温柔多情,他万人之上,他文思敏捷,更蜀国之地不少女子的梦中情人……


也是在那时,他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,什么叫做“因为太珍惜而太害怕失去”。是啊,只恐流年暗中换,如果能这样,相依相伴到地久天长,即便没有梁山伯与祝英台那轰轰烈烈的动人爱情,只是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”这样,又如何不好?


但是后来,情况变一点点的变化了。不比刚登基之时的重农桑,兴水利。随着后宫中的女人越来越多,他虽然待我不薄,但是,整日穿梭于胭脂水粉,日夜欢歌,妆点出一派国运亨通,歌舞升平的景象,终是不妥。

我想我该做点什么。


--“蜀地地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夫人不必多虑。”

连我也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。

长叹一口气,此事便也只能转身作罢,我也只得强压住心中的不安,继续我每天的生活。

可我总觉得,似有哪里不妥?

可是哪里不妥,我彼地彼时彼刻,也不过是一个深宫妇人,又哪里能说得上来呢?

让我没想到的是,我的这份不安,终究变成了现实。

该来的还是躲不掉,唉。

评论

热度(1)